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服务热线:010-67773358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北京河南企业商会
北京河南企业商会
首页 > 服务 >招商信息
神秘来客拍走汝阳杜康
2010-08-02 1811

 

 
备受关注的汝阳杜康拍卖一事昨日终于落下重重一槌,百瑞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1.5亿元的价格拿下汝阳杜康(集团)总公司及关联资产。众所周知,信托公司不会去经营一家实体企业,百瑞信托真的是为自己竞拍吗?是谁要借百瑞信托之手拿下汝阳杜康?持续三十年之久的“两伊大战”将走向何方?
拍卖:山雨欲来风满楼
河南两家杜康酒厂的恩怨情仇经媒体无数次报道早已广为人知,汝阳杜康进入拍卖程序后,本报的连续报道吸引了省内外多家企业的强烈关注。过去两天里,汝阳县杜康大酒店客房基本客满,当地政府在酒店设立专门接待站,统一安排采访事宜,主要领导一直在现场统筹协调。
  昨日上午8点整,汝阳县准时对拍卖周边现场实行临时管制,所有参加拍卖会的人员均凭证入内,进入会场要经过三次验票。拍卖现场路边,两辆119消防车和一辆120急救车严阵以待,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汝阳杜康酒厂是我们县最大的企业,关系到三四千人的生活,你说这事大不大?”一位酒厂职工反问记者。在拍卖现场外围,聚集不少前来打探拍卖消息的酒厂职工,由于拍卖场地有限,能够进场的是先前选出的职工代表,其余只能在门口等待。黄成现和吴夫敏都是酒厂的老职工,他们告诉记者,因酒厂开工不足,他们下岗已经十年了,一直靠打零工度日。
  汝阳杜康酒厂过去曾经是这个山区小城的经济支柱,当地人说在酒厂上班的人从来不愁讨不到媳妇,那里曾经是一个让人艳羡的好地方。但日渐没落的汝阳杜康酒厂逐渐用不了那么多人了,一些人开始分流下岗。“好多家庭都是酒厂双职工,一些下岗的职工失去了生计后,生活很困难。”吴夫敏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泪光盈盈。
  不少职工对记者说,谁买走汝阳杜康并不要紧,关键是看能不能卖个高价钱来安置职工,或者是重新开工,让闲置的职工上班,有碗饭吃。
  现场:神秘来客成功抢食
  昨日上午10点半,拍卖在汝阳县杜康大酒店如期举行。从9点半开始,与会代表陆续入场。本次拍卖共有三位竞拍者进入最后角逐现场,第一位到达的是持89号牌的百瑞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代表;第二位到现场的88号竞买者是河南平原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代表;最后到达的是伊川杜康的代表,竞拍号为99号。
  竞拍终于在昨日上午11点29分启动,拍卖师宣布起拍价为1.3亿元,平原控股随即报出了1.35亿元的价格,而百瑞信托马上跟进报出1.4亿元的价格;平原信托随后报出了1.45亿元的价格,百瑞信托马上跟进,报出了1.5亿元的价格。
  此时,平原控股沉默了,脸上犹豫的表情开始显现。拍卖师则开始现场煽情“表演”,大力鼓动一直没有举牌的伊川杜康代表出价,但伊川杜康的代表却对“煽动”无动于衷,一直埋头打电话。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之后,拍卖师最终落槌:百瑞信托以1.5亿元竞得汝阳杜康。一场备受瞩目的竞拍,十分钟左右宣告结束。
  这个结果让现场的记者炸开了锅:百瑞信托是代表谁在竞拍?伊川杜康此前宣称对汝阳杜康“志在必得”,为什么一次牌也不举?记者在现场堵住了急于离开的伊川杜康代表,这位代表微笑着向记者表示“现在还不能接受采访,以后再说”。
  在百瑞信托代表签署有关竞拍协议期间,不少媒体记者都要求当事各方举行记者说明会,但当事各方均拒绝了这个请求。百瑞信托的代表在签署协议后,从一个侧门出口悄然离去,等措手不及的记者们赶到停车场时,百瑞信托的代表已经乘坐一辆豫A牌照的宝马740绝尘而去。
  悬疑:谁是真正的买家?
  谁是真正的买家?伊川杜康是与会者的重点怀疑对象。“会不会是伊川杜康方面假借百瑞信托之手,以‘曲线救国’的方式买下汝阳杜康?”一位与会人士说,两家杜康此前多有积怨,如果此次假借第三方之手拿下汝阳杜康,待时机成熟后再现身,可能会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一个常见的事实是,资本市场上,信托公司受托出面参与股权竞买行为屡见不鲜。但事情会如此简单吗?
  昨日下午,包括本报记者在内的多家省内外记者商议后拨打伊川杜康董事长刘更申的电话,问他对1.5亿元的价格是否感到满意,刘更申以“没有啥满意不满意的,现在还不好说”来回答,然后迅速结束了通话,此后记者再次拨打刘的电话,已经无人接听。记者随即又和伊川杜康另一位高管进行短信联系,这位高管回复称“很对不起,现在实在无法接受采访”。两位伊川杜康高管的态度均耐人寻味。
  河南紫微投资咨询公司总经理任鸿禽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信托公司是非银行类金融机构,“经营企业资产的重组、购并”等业务是其主业。新《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二十条规定,信托公司不可以直接经营实业投资,百瑞信托不大可能去自己经营一个酒厂,竞拍应该是受人之托。
  汝阳地方政府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一切都是按法律程序走,他们将尊重拍卖结果,会在今后一如既往地支持汝阳杜康发展。另有消息人士对记者称,河南一家大型食品企业可能是真正的买家,但这家食品公司负责人向记者断然否认这一说法,并于随后询问公司有关负责人后再次向记者确认,他们没有参与,也没有委托第三方代为竞买。由于适逢休息日,记者昨日拨打百瑞信托的办公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未来:结束还是开始?
  如果是伊川杜康买走了汝阳杜康,打了三十多年的“两伊大战”可望尘埃落定。伊川杜康负责人此前在接受采访时,对如能成功竞买后的规划做过详尽的描述:效仿宋河酒业的模式,把公司营销总部搬到郑州,汝阳和伊川将成为两个生产基地,税收依然交给地方政府,就业还是惠顾地方,两家杜康的利益都能保证。
  据记者了解,此前洛阳市一位领导曾对汝阳杜康破产之事有过两个批示,第一个批示大意为如果外地企业买走汝阳杜康,两家杜康势必要继续斗下去,不如让伊川杜康兼并汝阳杜康。据悉,当地就是在这种情况成立了汝阳杜康重组协调小组,洛阳市一位副市长和洛阳市国资委主任以及两个县的县长都是该小组的成员。
  但随着谈判进程的深入,分歧日趋明显,买卖双方要价差距很大。据知情人士透露,谈判期间伊川杜康的出价大约在八九千万左右,最多不超过1亿元;而汝阳方面的开价始终没有低于1亿余元,大约在1.3亿元左右。洛阳市这位领导随即对此事有了第二次批示,即要求走法律程序,依法破产拍卖。
  如果不是伊川杜康竞得汝阳杜康,“两伊大战”恐怕还得继续,这也是此前伊川杜康方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旗帜鲜明的表态:“只要不是我们(伊川杜康)买下汝阳杜康,商标战肯定还要继续进行,我们坚信商标的独占性和唯一性,‘某某杜康’之类的商标绝对不应该随便可以注册。”
  河南省酒业协会会长熊玉亮对竞拍结果感到很惊讶:“出人意料,我也不明白伊川杜康为啥不举牌。”对于两家杜康的未来,熊玉亮坦言“很复杂”,这可能也是许多人的真实想法。

商会介绍

商会介绍
北京河南企业商会(以下简称“商会”)是经北京市民政局社团办注册登记的非营利性社会团...

会长专栏

姜明会长

姜明,1966年8月生,河南固始人,北京河南企业商会会长、天明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

北京河南企业商会-姜明会长
宋照肃名誉会长

宋照肃,北京河南企业商会名誉会长。1941年3月生,河南南阳人。

北京河南企业商会-宋照肃
王明义名誉会长

王明义,北京河南企业商会名誉会长。196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北京河南企业商会-王明义
推荐企业
  • 北京河南企业商会-启赋资本
  • 北京河南企业商会-华软资本
  • 北京河南企业商会-恒天
  • 北京河南企业商会-音乐无限
  • 北京河南企业商会-养猪设备
  • 北京河南企业商会-绿立方